水瓶座:丈夫

小的時候娘經常對我說:“以後你找丈夫,記得找一個像你爸爸這樣的呦。不浪漫沒關係,但是會疼妳。而且有責任感,顧家。”

一直都是聽話的小孩,所以這句話我也是很認真的聼了。

不過也只是聼而已。

要我嫁一個像我爸那樣的人?想都別想。

我不同意什麽“不浪漫沒關係”的生活態度,如果沒有一絲絲的浪漫那還有什麽樂趣可言?當然我心中對浪漫的定義不等於瓊瑤阿姨的,要愛的那樣天崩地裂,生命中除了愛情就沒有其他,看還珠格格裡頭的皇阿瑪天天在後宮中打轉,什麽從此君王不早朝,我實在懷疑皇阿瑪曾經上朝過!真實的乾隆皇要真是這樣,不用等到宣統,他自己就可以把國家給敗光了。

哎,瓊瑤小説中的人物就連接個吻都要跑到花海中,累不累啊?

所以我是容易取悅的女生。什麽鮮花禮物小熊的通通不用,當然也不會拜金的要求名牌包包來哄擡身價,天冷的時候他只要願意幫我端一碗紅豆湯我就很滿足了。

浪漫啊,應該是輕輕細細的融在生活中才最感人。天天鮮花巧克力站在窗台下唱歌,總有一天會煩會膩,世上畢竟沒有永遠保鮮的驚喜。

以前認識的男孩子們大概都不懂我對浪漫所勾勒的形象,他們送來一大束的鮮花,我勉強地笑著收了以免傷他們的心,只有自己聽見心中的埋怨,我還得去找花瓶來插著呢,花瓶又要放哪裡?還要換水還要剪枝的,等到花謝了又醜又臭的時候還要在垃圾袋佔一個大位子……他們真的不明白我要的有多麽簡單多麽平凡。

很久以來我就一直在等,等一份簡單又平凡的幸福:晚上我可以穿著他的大T恤當睡衣,隔天早晨他願意用咖啡還有烤土司的香氣把我叫醒,冬天的時候兩人縮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時候他會毫不畏懼的把我涼冰冰的腳包裹在他的大腳之間,還會搔搔我的耳垂。

花言巧語鮮花巧克力都不是我要的,真的。

因為不喜歡瓊瑤式的浪漫,所以老天爺把我跟阿龍的相遇安排的,嗯,怎麽說呢,很搞笑。

學校隔三差五的會舉行火災演習,沒有什麽,就是警鈴大作然後大家要立刻疏散,不曉得什麽時候會響,但是一聽見嗚嗚嗚鬼叫似的警鈴時就得收拾東西然後往廣場跑。教授最討厭這樣的事情了,演習結束後課也不必上,可是裝死是不行的,被發現沒有跑出去的話似乎會飯碗不保。

有一天警鈴又響了,教授氣得連幹你娘都罵出來(是的,第一次聽見教授罵髒話我也是嚇了一跳),十二月初的冷天氣,大家還是沒有選擇的往廣場疏散。

那天我的隱形眼鏡壞了,帶著度數不足的寬邊眼鏡,大衣也剛巧送洗,穿的是登山用的那種厚厚羽絨衣,不是我在講,真的醜死了。

大家在廣場百無聊賴得閑晃嗑牙,我望見不遠處有一個男生,似乎是認識的,不過不確定。因為曾經發生過沒有跟朋友打招呼而被誤會是冰山歐巴桑所以暗自下決心決不可重蹈覆轍,我很仔細得瞇起近視眼努力辨認那個高高的棕髮男生。男生發現了我,好像想說什麽似的,死了這下,真的是認識的,可是想不起來啊我,趕快笑一笑,算是打招呼。

過了幾天上選修課,我當然摘掉了寬邊眼鏡,即腰的長髮散在身後,穿著和身輕暖的毛衣牛仔褲,還有黑色的靴子。一個高高帥帥的棕髮男生坐在我旁邊,以前沒見過的,開始跟我聊了起來。我很慶幸自己恢復了原本的樣子,要是前幾天戴眼鏡的那副模樣,棕髮帥哥絕對不會做到我這裡來的。

後來上課的時候他一定就坐在我旁邊,然後我們就開始約會了。

“你爲什麽會追我啊?”有天我問阿龍。

“妳先勾引我啊。”阿龍說。

我簡直要昏過去,喂,上課的時候一屁股坐在我旁邊賴著不走的是你耶,居然說我先勾引他?

“火災警鈴的時候啊!妳那天戴眼鏡而且穿很難看的羽絨衣,對著我笑!妳敢說沒有?!”

我聽到這裡就真的昏過去了。

結婚的時候牧師說我跟阿龍是因為火災警鈴認識的,朋友們之後都問我這是不是真的,我可以保證這絕對是真實的事件,我跟阿龍的相遇就是這樣不浪漫,一個認錯人一個自作多情,老天爺其實挺有幽默感的你説是不是?

以前不大喜歡水瓶男子,每個認識的水瓶男都是怪癖一堆。剛認識阿龍的時候覺得他“還好”,沒有什麽奇怪的地方,等到交往久了才把他正常人外表掩護下的怪事全部挖出來。

隨便講一個,我問他既然第一次看見我的時候覺得我醜斃了,那幹嘛來追我?

“因為妳看起來人很好,而且後來我發現,妳真是好人。”

好奇怪,好像接到好人卡的感覺,有沒有其他人一跟我一樣被發卡之後還被娶回家的?

好,再講一個,他小時候是玩芭比娃娃的。

其他得不能講了,被他發現會被鞭數十驅之別院。

怪是怪,不過好處是,現在有人陪我玩洋娃娃,拿著布娃娃辦家家酒,玩累了他就去幫我煮一杯巧克力牛奶。

是我要的浪漫。

好幸福啊。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