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臺灣兩個月的期間,專心當台妹,不管法國事。等到收假回來才發現,兩個月,其實漫長的足夠讓人事全非。


 


阿龍的一位同事過世了。五十多歲的年紀,不應該這麽早走。他在修剪庭院種的大樹時從梯子上摔下來,頭就插在旁邊的竹子上。


 


人總有一死,不過有時候死亡就是那麽難以讓人接受。


 


就像是在阿富汗殉職的法國士兵,戰爭本來就會有死傷,但是爲什麽要有戰爭?人類已經可以到外太空旅行,很多事情爲什麽仍然要用最原始的方法解決?


 


好友阿辛跟太太準備離婚。照他說,早在五年前就想與太太分手了,但是看在兒子還小的份上決定等一等。想起我們無數次的聚餐,一起慶祝新年一起放煙火的日子,原來他們夫妻看起來那麽快樂的樣子都是裝出來的。現在爲了生活,阿辛那位當了好幾年家庭主婦的太太必須重新出來找工作。將近四十歲的人了,法國失業率那麽高的地方都沒有工作給年輕人了,她怎麽辦?阿辛說他早有女友,這個周末就要搬過去跟她住。我以前很喜歡阿辛的,現在卻希望他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看了電視才知道奧運早就開始了。對我而言反正沒有差別,我不會去看。這幾年開始不贊成類似的運動盛事,爲了所謂的金牌所謂的榮譽,運動員的身體早就超過負荷,就算得到金牌吧,三五年後他們退休了,帶著傷痕累累的身體,離開競技場後也不曉得他們要怎麽過日子。“志在參加不在得獎”只是口號,運動場成了各國拿來顯示國力的軍備競賽,這樣的奧運,實在沒有什麽好看的啊。


達賴喇嘛在法國,與社會黨籍的前任總統候選人賀雅女士見面,賀雅說將親訪西藏去了解當地的情形,並且將在本周申請入藏的簽證。嗯,賀雅女士我祝妳好運。


痞客幫後台做了改動,覺得很難用。


本篇有點灰暗,下一次會寫快樂一點的東西。人生苦短,總要把大部份的時間拿來注意快樂美好的事情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