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碎的腳步聲漸漸靠近,莫漁提起劍,隱身在門後。

“怎麼只有一個?”

這是進門的司馬長風看見楊威的屍體後說的第一句話。

一道寒芒當胸襲來,司馬長風只來得及側身讓過那扎向心口的劍尖,但是左臂上仍然被狠狠地次了一劍。莫漁一劍得手後並不趁勝追擊,她知道,若不是司馬篤定房裡的是兩個死人,她自己就萬萬刺不中這一劍。

“來人啊!莫漁沒死,快來人啊!”司馬長風揚聲叫道。

真是早就計算好的!莫漁心亂如麻。楊威死前要她去找司馬長風,他以為司馬是這赤峰堡中唯一可以保護莫漁的人,可是他卻沒想到,自己一輩子效忠的對像,就是殺害自己的凶手。

人聲喊聲漸漸聚攏,莫漁知道自己斷斷逃不出赤峰堡眾高手的圍攻,想了想,立刻往東邊的廂房搶去。

“她往東邊跑了!快攔住她,別讓她驚擾了雙兒!”喊叫的仍是司馬長風。

莫漁被司馬長風叫破了計策,心裡更是恨極,但是她知道如果要替楊威報仇,就決不能與司馬以及赤峰堡眾家高手們硬拼,所以更是加快了腳步,往秦雙兒房裡闖。途中碰見阻攔的就毫不留情的殺,一劍一個,莫漁驚覺自己的劍法竟也染上了大漠風情,狠辣,迅即,就像那永遠帶著黃沙的風。

聽見打鬥聲出房查看的秦雙兒沒料到莫漁一劍就抵在自己的咽喉上,赤峰堡上上下下哪個不是對她寵愛有加,即便不是刻意討好,以她的身份,誰敢對她有一絲不敬?驚訝之下,所學的武功技藝全被拋到天邊去,一招就被莫漁制住。

“進房裡去。”莫漁冷聲吩咐秦雙兒。

秦雙兒瞪了莫漁一眼,噘著嘴,心不甘情不願的近了房。

司馬長風以及其余赤峰堡人士見莫漁制住了秦雙兒,再也不敢逼近,遠遠的守在門外。

“對不起。”莫漁輕聲向秦雙兒說。“他們要殺我,我只好借你的命來保我的。”

秦雙兒冷哼一聲。

莫漁制住了秦雙兒的穴道,這時她才心境澄明了起來。司馬長風要殺楊威的原因再簡單不過,楊威向司馬長風警告本雅答腊進犯中原武林的野心,這下看來,不但楊威的顧慮不假,而且司馬還選擇了本雅答腊的陣營,既然楊威不肯聽命於赤峰堡,那麼當然是死路一條。

要殺楊威,當然就得連自己一起殺。誰都知道,莫漁不會離開楊威的。他反對的事情,她也不會贊同。

“莫漁,放了雙兒,一切好商量。”本雅答腊的聲音傳進房裡。

莫漁並不答話。

“你投降吧。聰明如你,不會知道你根本沒有逃走的可能。”本雅答腊的語氣強硬了起來。

“殺了司馬長風。”莫漁說。

這次沉默的是本雅答腊。

“我反正是死,由你來決定是由你的寶貝女兒還是手下來替我陪葬啰。”想到司馬長風原本為了本雅答腊而殺死自己的愛將,現在卻有可能死在自己的主公手上,一報還一報,莫漁的語氣竟然輕松了起來。

“堡主!”司馬長風的聲音一切而斷。

秦雙兒的雙眼顯出惶恐以及驚惶。父親是她愛的,司馬先生是她敬的,父親為了自己而殺死司馬先生,那麼,自己是間接的凶手了!她惡狠狠的望著莫漁,這女人怎麼不早死?她死了,就沒有那麼多麻煩了!

“想不想看司馬長風的屍體?”

然後轟然一聲,門、窗、牆全部應聲而破,取而代之的是帶著黃沙的狂風。隱約間,莫漁看見司馬長風身首異處的殘軀,然後就是一陣窒息的感覺席卷而來,原來是本雅答腊的袖子,緊緊地纏住了自己。

動彈不得間,莫漁看見秦雙兒挺劍刺向自己。她絲毫不意外雙兒的穴道已解,本雅答腊既然有辦法辦到。

“雙兒快退!”本雅答腊惶急的向秦雙兒叫道。

這句話反而提醒了莫漁,本雅答腊要雙兒退,她偏就要雙兒進!

雖然無法掙脫裹在身上的袖子,但是莫漁卻抓准力道勢頭,將自己連袖子往雙兒的劍尖送。

“雙兒快走!”本雅答腊的聲音越發焦急起來。

可是秦雙兒一心想替司馬長風報仇。她知道父親是擔心自己的安危,但是這女人已經被父親裹在袖中了,還有什麼可怕的?父親真的太多慮了。

本雅答腊見雙兒不聽勸,欲將緊急袖子收回,可惜為時已晚,雙兒的動作比他想像的還要快得多,劍尖已經扎向袖子。

雙兒哀呼一聲,劍脫手,人倒地。

本雅答腊將功力集中在袖子上,只需再使一點力,就能將莫漁活活勒死。但是這運滿功力的衣袖啟能輕易碰得?雙兒刺向莫漁的劍就等於向袖子進攻,以雙兒的功力,斷斷衝不過本雅答腊的內力,如此一來不但傷不了莫漁一分一毫,自己還要受反震而重傷。

莫漁搶起倒在地上的雙兒,之後將她扔向本雅答腊。

“你要女兒是嗎?在這裡!”

在本雅答腊接住雙兒的瞬間,莫漁的劍流星般飛向雙兒以及本雅答腊。

劍,刺穿了雙兒的背心,卻在本雅答腊的胸前停下。

莫漁其實早料到這樣的結局,以本雅答腊的功力,刀槍不入並不是神話。

狂風未曾稍歇,但是人世間的一切卻似乎是靜止的。本雅答腊靜靜的望著雙兒的屍體,莫漁也因力竭而只能倚劍站立,沒有力氣再做任何一個其它的動作。

“你殺了雙兒。”本雅答腊干澀的語音一字一字的說著。

“我殺了雙兒?”莫漁笑了。狂風中的她笑起來,更有江南水漾般的溫柔。

“我殺了雙兒?如果你沒有進犯中原武林的野心,如果楊威沒有因為意圖提醒提防你,雙兒今天就不會死!”莫漁不理會本雅答腊憤恨的眼神,“江湖武林的爭鬥不就是如此?說穿了就是一連串的殺戮而已。明的暗的,死人比吃飯還要平常!你想在武林中爭名奪利,這一天,早晚都會到!司馬長風曾對楊威說過,江湖中的名利對你而言,還比不上雙兒的一個微笑。哼,楊威早該明白,在你們這樣的人眼中,什麼都比不上名利來的誘人!”

本雅答腊頹然坐倒在地上。“你錯了……司馬長風說得對,名利在我眼中,的確比不上雙兒的一個微笑。”本雅答腊空洞的眼神依在雙兒的屍首上,莫漁看的一陣心痛,就在不久之前,她用著同樣決喪的眼神望著另一個沒有生命的身體。

莫漁沒想到殺死本雅答腊竟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劍尖輕易的就穿過他的咽喉,恍惚中,莫漁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本雅答腊的鮮血漾在眼前,她才醒悟,本雅答腊根本就沒有抵抗,順從的讓自己結束了生命。

哀莫大於心死。

赤峰堡其他的人一定之前就被本雅答腊支開,但是想必他們馬上就會到。莫漁縱身跳入黃沙滾滾的沙漠中,往江南的方向飛奔。

她不會迷路。

她一直都知道江南在哪個方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