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上經常看見英勇護主的忠狗,爲了保護主人不惜一切,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最感人的是一則幾年前在讀者文摘上看見的,說主人屋裏失火,熟睡的屋主們並沒有發現,結果是他們養的狗咬破了門進屋后喚醒主人,然後把小主人叼起來逃出屋外,主人一家才保全性命。主人檢查狗狗傷勢的時候發現他的脖子因為頸圈過熱所以有一圈燙傷,後來又奇怪狗狗怎麽不肯進食,詳細檢查后才發現,因為它是咬碎門才進的屋,所以喉嚨裏面塞滿了木頭屑,痛得沒有辦法吃東西。

當初看完這篇報導的時候真是淚盈滿眶,然後回頭看看我家的狗,然後,除了嘆氣,我也不知道還能幹什麽。
我家的狗,看到陌生人就叫,看到家人也叫,電話響了也叫,如果響的是門鈴,她不叫個鬼哭神嚎是不罷休的。學聲樂的人應該研究一下我家那隻狗,這樣就可以唱得高,唱得大聲,而且最重要的是,可以唱個不停。
都說狗是汪汪叫,但我家的狗是凹凹凹的叫。從來就不曉得她是怎麽儲備能量的(這麽小的一隻狗),不過該叫的時候她的聲音從來就沒有讓她漏氣過。以前上音樂課的時候老師說,韓德爾的“哈利路亞”很難唱,因為一開始的時候整個合唱團的聲音就要爆發出來,我家的狗相當不濟,唯一可堪告慰的就是,她叫起來的聲音很有 “哈利路亞”開場的那個氣勢。
不但氣勢十足,而且還拔尖的高,就像一口氣打破一百個水晶杯那樣的嚇人。
叫起來還有節拍的。凹凹凹凹凹凹凹一連七拍之後換氣,然後再七拍,換氣,再七拍,然後永無休止的繼續……一直要到有人把她抱起來或是讓她知道“再叫下去就會死得很難看”爲止。
再來還該說些什麽?
不曉得了耶……我家的狗好像除了叫,什麽都不會。
那養她幹嘛?
我爹好心啊。
話説十七年前,有一天晚上我爹下班回來之後躡手躡腳的跑進廚房找我那正在揮汗飛舞鍋剷的娘親,還細聲細氣的甜言蜜語一番。開玩笑,娘親是什麽角色,自己相公那副樣子一看就知道是回來認錯的。
“幹什麽?”娘親臉不紅氣不喘,決定以靜制動。還曉得認錯就表示有自首的勇氣,等你自己坦白先。
爹只好拉著娘親到走廊上指著一個紙箱。
我跟妹妹當然也就跟著過去看。
“哇!小狗!”兩個不知死活的女兒開心的叫了起來,然後就要去抱。
“不要靠近它!”娘親拉住兩個女兒。
的確,這狗,又髒又臭的,而且全身是皮膚病,眼睛旁邊挂著一坨不知道是什麽的東西,女兒一摸上去還得了?
不曉得是誰在爹的辦公室裏面放了這只狗,躺在紙箱裏面已經奄奄一息了。下班后大家回家的回家,誰也沒有去搭理這只狗,爹知道如果不把它抱回家,明天就等著替它收屍好了,心一軟,走出辦公室之前就抱起了紙箱。
之後兩個大人的談話我就不曉得了,只知道從此我們家多了一隻狗。小小的,説是迷你品,吉娃娃的一種,不過還要小一點。
說這種狗要漂亮的話就要剪耳朵還要剪尾巴,我覺得好殘忍,丑一點有什麽關係,狗又不照鏡子,像我,寧願就這麽醜著也不要去美容。我家的狗沒有剪耳朵,但是尾巴卻被一條橡皮筋緊緊地綁住,等過一陣子就會掉下來。我看狗也沒有感覺到痛的樣子,還是照樣陪我玩,也就不替它難過了。然後有一天玩著玩著,手上就多了一截深咖啡色的類似毛毛蟲的東西,嚇得正要大哭時才發現,狗的尾巴掉下來啦。
“尾巴掉下來了?厚……我們等了半天結果是你第一個發現的”,娘親小小的埋怨了一下。
會這樣抱怨就表示在乎,不然理它的尾巴幹啥?這只當初只是好心抱回來的狗不曉得什麽時候,就在我家理直氣壯的佔了一個位子。
都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那麽我家的狗一定是我爹上輩子的小老婆。我爹寵她寵到不行,我家的狗這麽沒家教(指看見家人熟人也兇巴巴的亂吼一番),都是我爹慣壞的。什麽訓練?門都沒有,唯一的教養就是要她知道在房裡的時候是不准隨地大小便的。我很努力的回想後發現,我們家真的沒有訓練這條狗耶!聽説還有人買什麽養狗手冊的,我們家真的是很崇尚自然,隨便養隨便大。不過那並不代表不照顧她,她住的地方是每天要打掃的,永遠只吃某牌的狗食,絕對不讓她吃人類的食物。如果有誰敢對她不敬,要先問過我爹。
俺娘曾經肖想過要教育她,要她分辨不同的聲音。娘親天生有副好嗓子,她就把狗的名字分出不同的聲調變化,用甲聲調叫她的話表示開飯了,用乙聲調的話表示來抱抱,用丙聲調的話就表示要她把皮綳緊一點……經過幾個星期後娘親洋洋得意的向爹做成果發表,爹只看了一眼,就粗聲粗氣地對狗說:“過來!”,狗馬上飛奔至爹的腳下,管他什麽聲調不聲調的。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誰也沒想到要教育這條狗。
有一天發現狗住的地方有點點的血跡,嚇得六神無主,後來才知道,我家的狗“長大”啦!那個時候已經上過健康教育的第十三十四章,不過忘記了動物也要經歷這些過程。我爹很可憐,因為狗是他管的,所以他也要負責照顧狗的好朋友,女兒的青春期已經夠煩人的了,這下還加上狗的,我爹的EQ看來不是普通的高。
狗在我們家沒有建過什麽功,每次看見別人的狗英勇護主的時候我娘都會淚眼汪汪的看著狗說:“有個狗樣子啊你”,真是恨鐵不成鋼。人家的狗看見陌生人來的時候會大吼,翻譯成人類語言的話應該是:“你這個死XX,再不滾出去,林杯(林諏罵)就呼哩死“,我家的狗說的話應該是:“救命啊,有壞人啊,奴家好怕哦,誰來救救奴……”
不過她也不是完全沒膽的,比如説,在我爹今生的老婆(我娘)還有前世的情人們(我跟我妹)面前,她還是毫不畏懼的去蹭我爹大腿内側,真的耶,狐狸精就是有兩下子,徹底拜服。
如果我爹不在呢,我們幫她準備的食物她可是會心懷戒心的,有時真想一巴掌給她呼過去,誰要害你啊?還要花錢買毒藥耶!誰那麽有錢!
說到吃,這應該是狗的另外一個絕技。她可以凴著第六感知道我爹什麽時候要替她準備吃的,然後就開始繞圈。這樣講似乎很抽象的感覺,不過就真的是貨真價實的繞圈,以門口為起點逆時針繞,繞回門口的時候往上跳一下,然後繼續繞,跳,繞,跳……此擧曾經讓我家相公大開眼界,還拍了起來,最後大家數一數,她總共繞了十四圈,不曉得她怎麽不會頭暈的。
以前出門的時候會帶著她,後來不曉得什麽時候她開始會暈車,吐的亂七八糟然後整車其它的人就會想起而效尤,所以後來我們如果出門就把她寄在寵物旅館裡了。每次把她從旅館接出來以後她就瘦了一圈然後店家說,她都不吃東西哦,狗就淒淒楚楚的望著我爹,一副“你怎麽去了那麽久都不管人家”的委曲樣,我爹又是心疼到不行。
姐妹們!看看狐狸精是怎麽對付男人的吧!學著點!
後來上了大學又出了國,狗抱回來的時候家裏的國中女生一下子已經成了熟女,我變得很多,狗卻沒怎麽變。無論我什麽時候回家,開門的時候永遠有那尖銳的凹凹凹凹凹凹凹來迎接我,然後我照樣“問候”一下她,已經變成了每次回家的開幕式。
幾年前回家,發現狗的臉竟然是白白的毛,娘說:“她老了啊……”真的,她也十六歲了。有一次看新聞說有一只狗很長壽,活了十五歲,那麽我家的狗應該是狗瑞了哦?老了的她也不那麽愛叫了,有的時候我們開門回家聼不見狗叫聲,才發現她已經沉沉的睡去,有時她會睜開眼睛懶懶得看我們一眼然後又波瀾不驚的睡去。所以我們開門的時候都輕手輕腳的,怕吵醒了她。萬一不小心還是把她吵醒了,在她驚天動地的叫過之後我們還是罵,語調與卻有著欣慰,開罵的嘴角也是微微上揚的。畢竟,她還有力氣這樣大叫,就是好事情。
第一次帶我家相公回家的時候,相公驚訝于狗的無法無天。因為工作的關係相公要跟馴狗師還有狗接觸,看見我家的狗地位如此之崇高,實在看不下去。
“狗就是狗!它不是跟人類平起平坐的!人是主,狗是僕。”這句話肯定被愛狗人士嫌棄,但卻是馴狗師的看法。這也當然,不用這樣的態度,怎麽讓狗去替你找炸彈找毒品或是撲向持械的歹徒?
一物剋一物,我家的狗橫行霸道了一輩子,沒想到在老年的時候會從法國來了一個兇神惡煞般的傢伙來叫訓她。我家相公在她無法無天的時候就會拿起拖鞋對著她大吼,那個聲勢是很嚇人的,狗很快的就明白,這個棕髮煞星如果手上拿拖鞋就表示自己大難臨頭,如果他伸出的只有手就表示可以去舔,誰說不能教老狗玩新把戲,相公只花短短兩天就讓狗知道人狗之分,我娘看見狐狸精竟然遇見了剋星,簡直感激涕零。
相公會對狗兇不代表對她不好,狗還是很愛他的,看她多愛往他大腿裡面蹭就知道了。
後來我已經忘記了狗的歲數,只記得她很老,然後就會一直這樣的老下去。直到有一天收到妹妹的電郵。
咱家的狗狗走了。
簡短的像是卡繆“異鄉人”的開場。
媽媽說,那天晚上她照例跟狗說晚安,狗睜開大眼睛看了她一眼,然後就睡着了,就這麽永遠的睡了下去。
沒有痛苦。又是那麽大的年紀。如果是人類,照理是要挂紅色的。
知道她離開後我並沒有多難過,跟相公說了一下後那天晚上照樣吃飯看電視然後隔天繼續過著正常的生活。
我真的不難過嗎?
不曉得。
我只知道我有點害怕回臺灣,因為不想去面對開門的時候沒有那刺耳的凹凹凹凹凹凹凹來迎接我的事實。沒有這樣的歡迎式,我怕我以爲自己走錯了家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risty Liu
  • <p>你家的狗無法無天被爸爸慣著的情形和我家的狗好像啊~只可以我爸爸在狗走之前就先走了..<br />
    <br />
    Christy</p>
  • graz
  • 我婆婆寵狗的情形也是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br />
    唉~那隻Lili也是隻不成材的狗兒。<br />
    說到牠.....只有搖頭的份.....<br />
    我的觀念和妳家相公是同個論調。<br />
    每次見著婆婆家的狗.....真的很想給牠A下去...<br />
    可惜,不是自己的狗,不能抓來教訓一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