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旅館後,珊珊承認自己有點惆悵。拒絕這麼優秀的男人……她望著鏡中穿這紅外套的自己,原來,自己竟是這樣好看。黑的髮,挺直的腿,扎實的腰身,怪不得約翰要對自己如此傾倒。珊珊自覺是只驕傲又矜持的孔雀,怎麼可以隨便讓男人沾身呢?

旅行結束後珊珊又回到了簡單的學生生涯。時間在念書社團考試以及打工中過去,唯獨戀愛這一項,珊珊交了白卷。她不是沒有人追求,但是沒有一個能得到她的青睞。她看不上這些騎著機車的小毛頭,就連一些有車開的學長們也不在她的選擇範圍之內。她怎麼能隨便跟這樣簡簡單單的男生約會呢?她知道,自己屬於像約翰這樣的男人,而這樣的男人,通常不允許自己的另一半有著太過豐富的戀愛經驗。珊珊明白自己的位置在哪裡,她明白,自己必須潔身自愛。

一下子,珊珊25歲了。家裡開始替她著急。珊珊一開始相當抗拒家人的關心,以她的條件,怎麼要落到去相親的地步呢?但是等到她28歲的時候,終於扭不過個性比她更頑固的母親,同意在母親的安排下“認識一下新朋友”。沒辦法,自從姐姐結婚以後,全家人就把目光注視在珊珊的終身大事上。

可是珊珊真不曉得自己的親生母親怎麼這麼不了解自己,老是找一些業務員、工程師這樣平凡的人物,要跟這種人約會,大學時代她早就能找到一卡車了。每次相親她總是驕傲的睨著對方,心理鄙夷的想,就憑你,也想跟我在一起?想著想著,心思馬上又轉到約翰的敞篷跑車還有香檳。

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要,最後只好由珊珊的姐姐出馬,問一下姑娘家心裡到底在想什麼。畢竟兩人兩人是姐妹,有什麼話應該好說一些。

姐姐不是笨蛋,跟珊珊聊了幾次之後就明白了。相親的對像馬上翻了兩翻,要麼是醫生,要麼是建築師或是律師,有時是飛行員。以她的條件,要找這樣的對像其實也不難。可是見了幾個珊珊仍然不滿意,這些年記跟她相仿的“社會精英們”沒有一個有約翰那樣的氣質。珊珊明白,成熟男人的魅力只能靠時間堆積,媽媽替她找的,都太幼稚了。

“你喜歡成熟一點的男人怎麼不早說啊?”母親有點無奈的抱怨。

事情卻不是那麼順利。每次當珊珊看見這些“成熟穩重的社會精英”後心裡總要大叫,哦,不,怎麼老的老,凸的凸,大肚子的大肚子,有的有口臭有的有狐臭。
全國上下,就沒有一個像約翰這樣的男人?

珊珊肯定是國內的教育出了錯。聽說,外國男人從小就被教育要對女孩子體貼溫柔,外國男人會替女孩子下廚做飯,外國男人就算被女孩子拒絕也保持著紳士風度(真的太正確了!約翰就是這樣子呀!)

原來自己注定要嫁給外國人。國內僵硬教育體制教出來的男人,不是屬於自己的。哎,遠嫁國外是有點舍不得家鄉,不過,命中注定的事情是沒辦法的呀。
珊珊決定自己尋找幸福。她受夠了老是參加同學朋友們的婚禮,受夠了眼見她們裹在白紗裡的幸福微笑,受夠了這樣的場合總有人問她什麼時候喝她的喜酒,受夠了大家有意無意的要她“過去男方親友桌那邊看看”。而且,隨著姐妹淘一個一個的結婚生子,大家一起喝下午茶的時間越來越少,參加的人自然也越來越少。珊珊真的,寂寞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朋友們的丈夫都不是什麼人中龍鳳。如果自己也這麼不挑剔的話,說不定是姐妹淘中第一個嫁掉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以這些朋友們的條件,要嫁約翰這樣的男人,難哦。

珊珊又帶著紅色短外套去了英國。倫敦的風又把她的長髮吹起,珊珊慌忙按住揚起的髮稍。她笑了,這個動作是那麼的熟悉。

一個男人注意到了她。珊珊挺直了腰脊,像個女王一般的注視眼前的陌生男子。男人對她微微一笑後,走了。

珊珊聳聳肩,那個男人看起來不過是個在辦公室上班的普通家伙,真來約她的話,她也不會答應。

可是約翰呢?他在哪裡?

從英國回來之後珊珊就習慣去喝一杯。工作了這麼幾年,她已經可以替自己付一杯香檳的錢。斜眼看著酒吧裡其他的人,有不少外國人,身邊總擁著一個年輕時髦的女孩。冷笑,這些女孩子說漂亮也沒多漂亮,身材也不一定多好,只是穿得少了一點,笑得浪了一點罷了,那種破英語也敢拿出來跟外國人聊天,真是膽大至極。看著這些女孩在外國男人的懷裡笑成一團,有的則是拿著紙筆教外國男人寫中文,不時還爆出一個great!贊美對方。笑死人了,要是這麼用功,乖乖的去上華語課程不就好了?這種燈光這種音樂讀的下書,鬼都不相信。

她越來越討厭年輕女孩的笑聲。那麼囂張那麼刺耳。

辦公室裡的小佩交了一個外國男朋友,一聽見小佩對著手機說honey,珊珊就想一個耳刮子打過去。上班不上班,跟男朋友聊天?有一天她終於把小佩叫到她的辦公室去狠狠念了一頓,順便警告她,上班再不專心,就等著回家吃自己好了。

小佩從她的辦公室一路哭著跑到洗手間,珊珊皺了皺眉,這有什麼好哭的?上班本來就不是戀愛時間,現在的年輕女孩子,一個個都那麼嬌貴啊?要當大小姐的話就不要出來工作啊。珊珊一股氣上來,准備去洗手間再去“教育”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娘。

“小佩……理那個老處女幹什麽?”

珊珊在洗手間外頭就聽見其他女同事安慰小佩的話語。

“就是。三十多歲了沒交過男朋友,在那邊欠男人陰陽失調而以啦,不要理她。”

珊珊真想炒了這些臭娘們的魷魚。但是她讓自己冷靜下來,這些小女生,出門是公車機車,吃的是路邊攤,跟朋友擠在租來的公寓裡。看看自己優渥的生活,哎,難怪她們要忌妒。什麼欠男人?哼,來追求老娘的男人,才不會看上你們這些小麻雀。

小佩結婚那一天珊珊包了個大紅包,還穿著那件紅色的短外套出席。雖然,天氣不是那麼冷。珊珊微笑的向小佩道歉,說自己以前對她太苛刻了,現在看她幸福美滿,她也很替小佩高興。小佩笑了,跟所有的新娘子一樣,笑得那麼囂張,怕別人不知道她要結婚似的。

珊珊卻是笑在心裡。她非常非常肯定小佩的新郎看她的眼神有那麼一點不一樣。他一定後悔自己竟然娶了小佩這樣一個普通的女孩,不曉得他心裡現在是怎樣的懊悔著。不過仔細想想,這個男人還是比不上約翰。不過是一個派駐台灣的工程師而已,而且也沒有約翰那麼好看,聲音沒有約翰那麼迷人,眼睛沒有約翰那麼多情。酒席間她也知道許多人對她投以驚異的目光,可是她還是神色自若的吃喝談笑,她沒有忘記,自己是只驕傲又矜持的孔雀。別人要看就讓他們看啰。

什麼欠男人?這叫守身如玉!

家裡人終於不再為珊珊的終身大事操心。35歲的女人,畢竟……珊珊也樂得清閑,看著女友們成天在孩子丈夫之間周旋,沒有一個人能跟她一樣,閑暇的時候就去喝一杯香檳。結婚有什麼好?女人干嘛一定要結婚?以前的女友們現在一定很羨慕她自由的生活,呵呵。

“阿姨你為什麼不結婚?”珊珊被外甥女兒這一問的時候還是垮了臉。

“結婚有什麼好?”珊珊不耐煩地說,“結了婚就沒有一點自由,女人啊,獨立是最好的,而且我告訴你,我不是嫁不出去,是懂得選擇,才不像那些女生一樣隨便誰來娶就答應嫁過去。以前追我最凶的是一個英國的外科醫生,我都沒答應他……”

如果不是姐姐過來帶走外甥女,珊珊不曉得還要講多久。

“你不結婚就算了,跟一個八歲的小女生講這些幹什麼?還講那個英國外科醫生?十幾年前的事情了,你看看現實好不好?”姐姐有點不滿。

珊珊冷笑。原來誰都在忌妒她,包括自己的親姐姐。姐姐那個條件當然只能嫁姐夫這樣普通的男人,不是誰都能受約翰這麼好條件男人的青睞的。她知道,全世界的人都等著她隨便嫁人,可她就偏不,她要證明,自己是一只美麗驕傲又矜持的孔雀,不是約翰這樣好的男人,她是不會嫁的,她只屬於那樣的男人,她注定要坐敞篷跑車出門,要在最高級的餐廳吃飯,要在高級俱樂部裡面喝香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coopy
  • 哎...看了你這二篇文章“艷遇”...真不知怎麼說,通常我會說,別再拿所有的男的,去和約翰比較,可是我能了解你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