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那一年,珊珊去英國玩了一趟。姐姐提醒她,七月的英國是很有些涼意的,她想了想,把那件在國內只有初冬才會穿的紅色短外套塞在行李箱裡。下了飛機之後發現姐姐所言不虛,七月的英國還真不是國內的七月,特別是早晚,涼得她以為自己是在十二月。

說好了一在旅館安頓以後就打電話回家,珊珊很討厭這樣,都二十歲了,家裡還把她當個孩子看。可是想起父親嚴厲的眼神,珊珊還是百般不願的裹上紅外套後走到樓下的電話亭。

媽媽在電話那頭絮絮叨叨的要她小心這個小心那個,珊珊嗯嗯嗯的應著,然後瞥見一台黑色的敞篷轎車駛過,卻又緊急剎車後,停在電話亭前。
“媽,好了啦,我會注意的。我要掛了哦,有人在等電話。”

珊珊吁了一口氣,快快的走出電話亭。一頭及腰的長髮被風吹起,她有點狼狽的按住凌亂的髮稍。

一個穿著體面的男人走下敞篷車,珊珊有點不好意思被他看見自己狼狽的樣子。正想趕快回旅館的時候,男人卻攔住了珊珊。

“對不起小姐,我知道這樣很魯莽,但是我實在……實在沒有見過一個像你這樣迷人的女孩。”

珊珊睜大了眼睛。長這麼大了,還沒有一個男人這樣大膽又紳士的恭維過自己。

男人掏出了名片給珊珊。原來他是個外科醫生,怪不得有這樣的派頭。

“請問我是否有這個榮幸跟你共進晚餐?”男人禮貌的問。

珊珊猶豫著。還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哪。

“希望我沒有嚇著你。這樣吧,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打電話給我。”

“不要去吧……”同行的玉玲還有菁都這樣勸她。她們的理由很一致,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不能只憑一張名片就能確定對方不是衣冠禽獸。萬一出了事情怎麼辦?珊珊卻想著男人溫柔平靜的眼神,溫和有禮的口吻,還有那份氣度,那低沉的嗓音。他真的,很迷人啊。珊珊正在苦惱著,忽然她發現,玉玲還有菁的眼神裡有著淡淡的妒羨。

原來是這樣啊!

“要不這樣吧 !不過是吃個飯啊,我們一起去!”菁這個鬼靈精竟然有這樣的一個主意。

“一起去?”珊珊還有玉玲都吃了一驚。

“對啊!反正他那麼有錢不是?吃也吃不窮他。而且,拜托哦,要把我們珊珊的話也要先過我們這一關!連這一點基本的禮數都做不到的話,就叫他滾蛋好了。”
珊珊甜甜的笑了。

打電話給約翰,那個外科醫生。約翰一點也不介意珊珊帶另外兩個朋友出席,還說自己明白珊珊的顧慮。

至此,珊珊真的相信約翰是個正人君子。

約翰在一家高級餐廳訂的位,曾經去過英國的朋友都對珊珊說英國菜難以入口,其實倒也未必。不過,他們肯定只是在路邊吃炸魚還有薯條而已,那種東西當然難吃,可不是人人都跟自己有這樣的機會在高級餐廳吃飯的。自己回去後可以替英國菜翻案了,什麼難吃呢,是你們沒吃過好吃的!

約翰問珊珊會在倫敦待多久。珊珊不禁黯然,因為她們再過兩天就要去劍橋了。約翰也覺得可惜,因為他真的希望能夠再與珊珊見面。

吃完飯後,約翰和珊珊都有點依依不舍。約翰問珊珊是不是想去哪裡喝一杯,菁和玉玲倒也識趣,說自己累了,要珊珊自己去就好。

珊珊第一次在這樣的地方喝酒。跟班上同學當然去過幾次PUB,她喜歡那樣吵雜的環境,被煙味圍繞著,狂舞之後就坐回位子喝雞尾酒。約翰帶珊珊進入俱樂部之後珊珊才知道原來晚上喝酒竟可以這樣如夢似幻,以前那種狂歡的感覺一下子就變得膚淺幼稚。看看這個俱樂部,音樂是樂師現場演奏的,座位是柔軟的沙發,酒杯裡裝的是香檳。珊珊望著杯裡的氣泡,然後用舌尖體驗氣泡在嘴裡跳動的觸感,有點興奮,有微微的刺痛感,這樣真實的感覺總算讓珊珊明白,自己不是在做夢。
約翰問珊珊是否願意到他的住處時,珊珊咬著唇,狠心拒絕了他。這一切的確讓她迷醉,但也讓她害怕。才二十歲,她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跟這個男人廝守一生。她沒有辦法像西方人那樣,一系風流之後就各奔西東。古板?也許吧,但是她決定堅持自己的想法。

約翰一點也不氣惱。送珊珊回旅館後,他只在她的頰上輕輕一吻。

這一吻,替這場艷遇畫下一個禮貌的句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