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蚤起,施從良人之所之,遍國中無與立談者。卒之東郭墦閒,之祭者,乞其餘;不足,又顧而之他,此其為饜足之道也。其妻歸告其妾曰:良人者,所仰望而終身也。今若此。與其妾訕其良人,而相泣於中庭。而良人未之知也,施施從外來,驕其妻妾。 »

軒開車去了淡水,在路邊隨便吃點東西之後就回家了。湘跟娟跟蹤的莫名其妙。

湘裝作若無其事的回家。軒躺在沙發上。

“你今天去哪裡了啊?”湘問。

“累死我了!你知道最近那個招工弊案嗎? XXX找我去商量對策,弄到現在才回來。”軒的聲音又累又懶,他每次辦完大事情之後就是這副樣子。

湘躲在房裡痛哭一場,除了痛哭她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當面戳穿軒的謊言?萬一對方惱羞成怒對自己不利那可怎麼辦?自己跟他已經有了夫妻之實,還能離開他嗎?可是萬一不離開,難道真要嫁給這個窩囊廢不成!哭了半天之後湘還是當夜就收拾東西離開了軒,她寧願回家被老爸打死也不要繼續跟著軒,反正老爸真打下來,有媽會護著, 死不了的。

也還好她沒被老爸打死。好歹是自己的女兒,打不散的。不過湘到現在都沒有結婚的打算,折騰到這年紀,家裡也由著她了。

“姨,這個齊人應該很窮吧?還要去討飯吃。”

“嗯,”湘隨便硬了一聲。

“可是如果他很窮,怎麼還能娶妾?”穎穎繼續問著。

“笨蛋,莊子說故事給妳聽而已啦!妳還當真唷?”湘笑著去搔穎穎的胳肢窩,穎穎笑著要躲。兩個女子清脆的笑聲,讓夏天下午四點的陽光,都清涼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tan熊
  • 師父 俺來踩個點<br />
    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