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班的女生們都灰樸樸的坐在男朋友的摩托車後座約會, 軒會開車來載湘, 雖然不是賓士, 但至少湘不用擔心裙擺會被風吹起來。 當然湘圖的不是物質上的舒適, 事實上, 軒並不富有。 湘喜歡的是軒的內涵, 他什麼都知道。 有一天湘的作文被國人老師評選為佳作, 開心的拿給軒看。 軒替湘高興, 不過也告訴湘, 他在高中的時候, 作品可是被選入校刊的出版的, 說完還把自己的高中校刊拿出來給湘看, 上面果然白紙黑字印著軒的文章, 後面還有老師點評: 努力下去, 將來必有大成。 軒又拿出一大堆作文比賽得獎的獎狀獎盃, 原來, 軒竟然有這麼好的文筆。

“那你現在怎麼沒當成大作家啊 ?” 湘問軒。

“這個很複雜。這樣吧,我在大學的時候主辦過一些運動讓學校不高興,從此留了底。當兵的時候不但預官考試刻意被刷掉,出版社老闆一看到作品上印的是我的名字就退了回來。沒辦法,當時年少輕狂犯了一點錯,現在是彌補不了的。不過我不後悔, 畢竟我做的是正直的事。” 軒的語氣一轉,眼神又閃亮了起來, “妳不要看我現在這樣沒什麼成就,現在一些大老闆或是議員立委們,聽到我的名字都還記得我這個不要命的,有的時候他們碰上了問題,都還要找我問對策呢。”

“比如有誰啊?”湘熱切的問。

在湘的百般撒嬌之下,軒才低低的說了一個名字。

當天晚上,湘就在軒的房裡過夜,照古人的說法,兩人就此生米煮成熟飯。對湘而言,眼前的男人有理想有骨氣,不跟他,跟誰?

不過湘並沒有告訴其他人軒的過往以及他的秘密工作,她不想招人嫉妒。班上哪個女生擦口紅上學都要被人指指點點,更何況自己有了一個身分與眾不同的男友?湘沉醉在軒跟自己建築起來的愛情世界裡。

鳳凰花開,大四的學長姊們要畢業了。在湘的畢業家聚中來了一個畢業學姊的男友,是個國會助理,幫XXX工作的。

軒就是這個人的秘密幕僚!湘興奮的想著。原來自己跟學姊算是一家人哪,開心之餘問學姊的男友認不認識軒。

“誰?沒聽過啊?”

湘沒想到竟會是這個答案。

« 其妻告其妾曰:良人出,則必饜酒肉而後反;問與飲食者,盡富貴也,而未嘗有顯者來,吾將瞷良人之所之也。 »

湘才想起來軒出門的時候從不帶自己一起去,可是現在兩人都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了。那麼為什麼他跟這些大人物一起看球吃飯的時候從不帶自己呢?

“學姊的男友是XXX的國會助理,不過他怎麼說他不認識你呢?”回家之後湘問軒。

“妳跟他說我是XXX的秘密幕僚?!”軒突然火大起來。

“沒有,沒有……我只問他認不認識你,他說不認識。”

“妳怎麼這麼蠢!我的身分不能曝光的!!妳忘了我以前因為學生運動惹了事?如果讓人知道XXX用我當幕僚,他會有多麻煩?還好妳學姊的男友機警裝作不認識我,不然桶出的簍子妳收拾的了嗎?”

湘不住的向軒道歉。軒從來沒有這麼兇過。

隔天,湘還是委委屈屈的跟好友娟訴苦。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湘哭著說。

娟想了想,“不對啊,他不帶你出門還是很奇怪。哎呀,他會不會已經結婚了啊?”

娟的話把湘轟的幾乎暈了過去。

“不管了,下回他又自己出門的時候妳call我機子,我們去跟蹤他。”

過幾天,軒果然又要出門了。湘趕緊call了娟,娟騎著小綿羊就在樓下等著,湘隨便找個藉口說要去圖書館唸書就在軒之前出了門,她跟娟找個地方躲著,等軒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