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 這篇課文好無聊喔……”
湘瞟了瞟姪女穎穎的課本。每星期六下午穎穎照例會過來唸書,湘雖然跟穎穎差了將近二十歳,但是兩人鬧起來就跟姊妹一樣的親暱,所以湘的大姐也樂意把女兒交給她, 自己好順便偷閒去做facial 。

« 齊人有一妻一妾而處室者,其良人出,則必饜酒肉而後反。其妻問所與飲食者,則盡富貴也。 »

湘記起了這篇課文,自己以前也唸過的。湘同時也想起了一件往事。那是她大一的時候……

才剛剛從南部的高中考上台北的大學,湘像脫疆的野馬一樣探索著大人的世界。爸媽送她進大學宿舍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的,湘卻只是漫不經心的應著。誰還去管爸媽的嘮叨啊?被困了十幾年,一色的制服一色的鞋子,連頭髮都不准留長,現在終於自由了,誰還要爸媽在身旁碎碎唸!

一天晚上。在學姊的帶領以及慫恿下,湘大著膽子溜出宿舍跟學長學姊們去唱KTV。

“大一的學妹?嘖嘖嘖,小玲,妳不能這樣帶壞小孩子耶.。”學長們逗著小玲學姊。

湘只抿著嘴笑,頭垂的低低的。

“大一?這麼小。屬什麼的?”席間一個男人問。

“我屬龍。”

男人笑了,“ 我也是。”

“哪可能!?”湘也笑了起來。眼前的男人至少比自己大個七八歲。

“他真的跟妳一樣屬龍的,沒騙妳。”小玲學姊說。

湘不解的看著小玲。 大家都尋她開心嗎?

“我真的跟妳一樣屬龍,只不過比妳大一輪罷了。”

湘張大了嘴巴。

人家說, 中年男子是少女的剋星。軒雖然才三十出頭, 不過對不到二十歲的湘來說, 軒已經算是“中年”了。雖然人家也說,中年的未婚的沒有固定女友的男人碰不得,因為這種男人不是性無能就是愛無能,才會到中年都還孑然一身。不過湘哪裡會知道那麼多,在湘十九歲的時候,手提電話長的跟水壺一樣大隻,拿起來敲人可以把人敲暈;網路還是希罕物更不要說寬頻了,大家寫信都還乖乖的用信紙然後讓郵差送到家裡。跟現在比起來,那真保守落後的年代。

湘很開心的接受軒的愛情。跟同年齡的男同學比起來(特別是那些剛從成功嶺下來還青白著腦袋的大一男生),軒成熟風趣見多識廣,軒的世界是令人迷醉的,他有說不完的故事,認識不完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