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角色設定是個閩西人,說話帶有閩西口音.天曉得廣西口音是怎樣子的?就隨便用閩南語混過去,居然沒有被檢舉,算我好運.

小二, 拿酒來!” 一個虯髯大漢大聲吆喝道. 他將手中的包袱徃桌上一擱, 待酒上桌後, 便自顧自的喝起酒來.
這時一個矮小的男子走近虯髯大漢, 細聲細氣的問道 :”這位可是唐們的唐果唐大爺?”
虯髯漢望了一眼來人, 只覺對方面目猥瑣, 一副小眼瞇著, 眼珠子賊溜溜的轉. 心下當無好感, 便不搭理, 只轉過身去繼續喝酒.
未料來人並不甘休, 涎著臉說道 :”我說唐爺, 您唇色赤紅, 這是肝火旺盛之兆.來來來, 我幫您把把脈, 開個方子…”
“去去去” 唐果無心與這類江湖術士閒扯, 瞪眼說道 :”老子練功幾十年, 過的是刀子口舔血的日子, 怕過什麼肝火腎火的? 識相的救別礙著老子喝酒, 到時紅刀子進白刀子出, 可別怪我沒提點過你.”
“我說唐爺” 術士愁眉苦臉的道: “阮也不過是走江湖賺吃的可憐人, 我幫您看病, 您給我一點銀子花花, 大家作夥交個朋友嘛…阮叫做儲殊悅, 專治各種疑難雜症…”儲殊悅語音未落, 唐果已抓住他的手腕 :”你就是儲殊悅? 你這個吹牛不知臉紅的傢伙, 江湖上誰都知道你的醫術時靈時不靈, 醫出人命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你要替老子看病, 老子還不願意!” 說完熊臂一甩, 將儲殊悅扔了出去.
沒想到儲殊悅仍然嘻皮笑臉的說道 :”唐爺, 阮可是提醒過您了, 您身體現在要是有什麼不爽快, 可別又來求阮救你.”
唐果心中一凜, 才發現自己手臂上正滲出黑色的血點.
“格老子的!你暗算人!我唐果與你無怨無仇, 為什麼這樣對我?!”
“阮早就跟你說過, 阮是走江湖賺吃的. 誰給阮錢, 阮就替伊做事.阮也不過在你手臂插了幾針, 這下你可以說說, 阮的醫術是好還是歹.”
唐果想運功阻擋毒性蔓延, 但全身氣息早已大亂, 毒性已散佈於身四肢百骸. 唐果大怒, 他身為四川唐門掌門人, 暗器毒藥原本是他的看家本領, 如今竟然栽在這門功夫下, 要他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連忙從懷裏預備掏出唐門獨家的解毒劑, 儲殊悅趕忙打出一枚鐵蓮子, 阻擋唐果拿解藥. 但唐果豈是浪得虛名之輩, 反手接了鐵蓮子, 反打儲殊悅眉心. 趁著對手閃避之際, 拿出解藥吞了下去. “四川唐門果然厲害!” 儲殊悅手裏亮出十枚小針, “阮的奪命神針, 竟然還要不了你的命!”
唐果吞服瞭解藥後, 信心大增, 恨不得將暗算自己的儲殊悅殺之烹之. 再不打話, 輪番暗器擲出, 誓要手刃仇敵. 儲殊悅竟也不接暗器, 只將桌子翻轉當成盾牌, 整個人縮到桌子後面.
“夭壽喔! 唐爺啊”, 儲殊悅緩緩說道 :”別氣別氣, 有話好好說啊.” 唐果哪里還願意說話, 只見他手指如彈琴般輪轉, 又打出連番暗器. 更駭人的是, 這些暗器竟然是向著桌後飛去.
儲殊悅怪叫一聲, 脫下長袍將暗器全數捲入.
唐果想要再發地三輪暗器, 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幾乎連站都站不穩.
儲殊悅恢復了笑容, 緩緩的說 :”唐爺啊, 站不起來就不要逞強啦, 好好的困一覺吧.”
唐果只覺得眼前猥瑣又難看的臉龐慢慢的模糊起來.
一個穿著體面的男人走了過來, 輕聲的問儲殊悅 :”搞定了?”
“阮做事, 你放心. 伊現在看起來就像是酒醉, 無人會發現伊已斷了氣. 阮的奪命神針連唐門的解藥都解救不了, 這下誰還膽敢說阮醫術歹!”
“很好” 男子滿意的點點頭, 給了儲殊月一個包裹. “這是給你的賞金”. 幾句話說完, 男子轉身就走, 留下儲殊悅對著大包的金子奸笑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