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過兩次 幾個論壇網站合辦的活動 每一家都要組隊參賽 角色設定是由主辦單位決定的 除了自己隊員之外 沒有人知道其他角色的身分 活動內容大同小異 重點是把其他隊員殺掉 所以每一篇文章都是殺人文 沒辦法 武俠論壇嘛 為了不讓其他隊的成員識破自己的來歷 大家都想盡辦法的隱藏或是混淆文風 最後勝利的論壇就負責舉辦下一次的活動 我參加的論壇從來沒有贏過 不過沒關係囉 重點是玩的開心 唉 本人第一次寫武俠就是為了這樣的原因 這一次我的角色設定超怪 是個十幾歲的小朋友

少年坐在斗室裡.如豆的燭光一明一滅,映在他瘦削的臉頰上.在陰暗處,一個老人負手而立,定定的看著少年.
老人問道: "老七,沒有問題吧?"
少年面無表情的回答: "我什麼時候失過手?"
老人語重心長的說: "這回,暗殺的對象是個女子...你畢竟年青,血氣方剛.這女子又是出名的美艷絕倫,我擔心..."
少年截斷老人的話: "女人又如何?女人就殺不得麼?我刀下的亡魂,難道清一色都是男子?"
老人稍微舒展了眉頭,道: "如此甚好.此番行動不比尋常,要凶險的多,自己小心."
老人退出了斗室,獨留少年仍在房裡沉思.他冷洌的眼神仍隱隱透著稚氣,任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個寡言的年青人,竟是江湖上人人聞之喪膽的人王.人們只知他以十六歲之齡就與日,月,星,辰,天,地,等好手並列齊名合稱七王,出手狠辣决不留活口.至于他的身世,則無人知曉.
人王抽起挂在腰間的長刀.此刀刃長四尺三,刃寬三寸,寬闊的刀身一直延伸到刀尖,成彎月狀,霍地他揉身向窗外掠去,足尖一點,縱身飛上屋外那株老樹,人王一揚手,呼的一聲,樹葉被一股勁風震落一地.當他平平落地後,地上躺著一隻被縱切成两半的夜梟.望著艷紅的血在月光下泛著光,他仿佛已經看見暗殺對象人頭落地的血腥場景.
月明星稀.
人王獨自在黑夜裡走著,修長的身影在黑夜裡更顯寂寥.即將殺人的他,沒有緊張,沒有興奮.
只有恨.
濃濃的恨意.
恨意使他少年老成,恨意使他能忍受艱苦的歷練學成絕世刀法.恨意已經是人王生命裡的一部份.
雖然他自己都不知道這部份是怎麼形成的.
一陣花香襲来.
東北方.
三十步之遙處.
是她.
羽缥緲.
人王此次擊殺的對象.
"是你要殺我?"女子的嗓音低沉,甜膩.
人王不打話,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各雪膚花貌,眉目如畫的可人兒.她青葱般的手指掠了掠鬢間的髮絲.
"你以為殺我是件容易的事情?"女子笑著說.輕鬆的像是面對一位來訪的小弟弟,而不是個索命判官般的殺手.
人王只感到恨意從心裡升起.
恨意是他最好的武器.他的冷靜,他的狠辣,他的成功,都來自恨.
"你要殺我?"羽缥緲又甜甜的問了一次.突然笑容一斂,殺意陡起.
"看看是誰死在誰的手上!"羽缥緲厲聲叫道.皓腕一翻,一朵鮮豔的橘色花朵拈在手上.
人王終於知道羽缥緲殺人的花是橘色的.
他從來沒有聽人提起過.
因為看過的人都死了.
橘色的花已欺到胸前,似乎帶著淡淡的香.
人王想起江湖傳聞."死在羽缥緲花下的人,身上不帶傷口."
莫非花香有毒?
人王連忙屏氣,翻身,眨眼間他離羽缥緲已有三尺.
羽缥緲甫出手就逼退来敵,自不打算放過良機.玉手一振,橘色的花瓣瞬間離開花莖,漫天飛舞了起来.
人王揮刀.
刀起.
花碎.
人王就地一個翻滾,避開了所有落下的花瓣.左手往地上一拍,整個人順勢借力升起,手中的長刀由下往上劃,似乎要將羽缥緲活生生的砍成两半,就像那隻夜梟.
羽缥緲不閃不躲,側身避開一刀,花莖直取人王眉心.
人王刀鋒一偏,砍向羽缥緲握花的右手.
羽缥緲没有料到人王的刀法說變就變,如果她不改變攻勢,在她的花莖點倒人王前,自己就要失去一條臂膀.
羽缥緲收手,一個美妙的後翻,整個人像一隻白鶴一般疾退.
人王刀光一長,往羽缥緲横腰掃去.
羽缥緲瞥見刀光,大驚之下扔出手中的花莖,震開逼近的刀鋒.刀勢阻了一阻,只在她纖細的腰際劃出一條血痕.
羽缥緲終於是保住了性命,但是也失去了武器.白衣被鮮血染紅了一片,如瀑的长髮散落,襯的她的臉色更顯蒼白.
羽缥緲喘息道: "你殺了我吧."
月光下,人王看著半伏在地上的女子,像是一隻受傷的貓.她一隻手撑在地上,另一隻手按在水蛇般受傷的腰際,豐滿的胸脯随著急促的呼吸起伏著,鼻尖渗著細微的汗珠.
羽缥緲眼中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掙扎的說道: "我只求你給我個痛快,别折磨我."
一個年輕的男子,看著這樣誘人的身體,會有什麼反應?
一刀斬落.
電光火石間,絕色的花朵永遠的失去了她的生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水懺
  • 武俠小說寫得這麼好<br />
    <br />
    不寫太可惜了..多寫一些吧!!<br />
    <br />
    <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