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花絮。
本山莊的某多情公子的心愛女子為了能刺殺西夏大王,使出美人計下嫁。多情公子一怒之下追出塞外欲奪得美人,可惜功敗垂成。自己順便寫了這篇花絮替本山莊的比賽文章做個收尾。

竹映雪的心情很不好.出了一趟門回到靜竹山莊後居然有一種人世全非的感覺.先是發現了任平生的秘密感情,再来流蘇又為了心愛的女子遠赴大漠,卻只是渾身傷痕的回來.
他傷的是人,更是心啊.


"流蘇真是太傻了..."司雨蝶對卓問君說.大廳就她們兩人,就跟平常一樣的安靜.


"傻的是無眠..."卓問君嘆了一口氣."她沒有想過這樣做除了白白陪上自己的性命,什麽都沒有用的."


"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麽..."司雨蝶懶懶的躺在斜椅上,沒發現卓問君眼角的淚.


竹映雪卻看到了那顆淚珠.無聲無息的挂著,就跟卓問君的人一樣,總是靜悄悄的.


"想你家香爐了吧?"竹映雪問卓問君.


"誰想他了?!"卓問君狠狠的否認."跟著那個什麼貪狼會,成天打打殺殺,動不動就說要找女人,三天两頭的不見人影,想那個沒心沒肝的狗東西做啥!"


"愛有多深,恨才會有多深...小君,要不你去找他吧..這樣亂七八糟的世界,我原本以為可以偏安,結果還是錯了.人心是最難管的住的,碰上了心裡的那一個人,什麼理智原則也都作不得數...我看,我把靜竹山莊解散了吧,看大家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我也累了..."竹映雪淡淡的說,无視於卓問君與司雨蝶驚詫的目光.


"可是我哪裡都不想去啊.."司雨蝶急了."莊主啊你不要看我四處跑,我玩呀玩的總是會想回家的,這裡是我们的家,哪有人把家給解散的道理?!"


窗外隱約傳來莫長情清亮的歌聲.卓問君氣急敗壞的竄出門,一起一落已經到了莫長情身前,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後,两人便足不沾地的回到大廳裡.


"大姐你别犯傻了",莫長情嘴邊還是挂著一抹不羁的微笑,"我在外頭風流快活,心裡想的可也是山莊.你没有聽過麼,男人玩累了還是要回家的."


男人玩累了還是要回家的.....


莫長情的話提醒了竹映雪...


她想起了自己為什麼出遠門.


隨便編了個理由離開山莊不也是為了見他一面麼? 如果可以選擇,竹映雪寧願自己永遠不認識這個人.明知道他花名在外卻還是愛上,自己是在江湖裡三大勢力的當家大姐,還是逃不出愛情這一個惱人的東西.


"不用來找我了,我沒空,沒時間見你."


竹映雪快到相約見面的地方時卻收到他這樣的消息.


不是已經春天了麼?為什麼還是這樣的冷?


那天,竹映雪还是到了約定的地點,自己唱了一晚的歌,流了一夜的淚.


忙,就是心亡.那個人的心思其實早就不在自己的身上了吧.曾經自己難過的時候那人是如何溫言安慰,别哭,你哭的話我會心痛的...他曾經寧願放下所有的事情也要打探自己的消息...
現在呢?忙....自然,心是亡了.可是自己拴在他身上的心呢?卻還是滾熱的.


大廳裡的人很多,卻沒有人說話.只有莫長情的笛聲,那首歡快的翠堤春曉召不回靜竹山莊的春天.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她不要刺殺西夏的大王.好好的做她的王妃吧".先說話的是流蘇.


"有沒有搞错啊?!你拼命的要去找她,現在卻說出這種話!難道你已經忘了她麽?"司雨蝶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流蘇.


竹映雪却笑了."雨蝶,就是因为爱她所以希望她好好的过日子.刺杀西夏大王谈何容易,即使成功了,也难逃一死,而且还不能好好的死,天晓得要受到怎样的折磨!因为爱她,所以希望她能好好的享受她的荣华富贵..."


竹映雪想起了自己心裡的那個人...此刻他該摟著別的女子歡快的笑著吧!沒關係,他快樂就好...他快樂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