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花絮, 該回命題寫作的題目是串燒, 本山莊的大才子卻寫砸了, 所以寫了篇花絮替自己山莊搶人氣.
####################################################

莫長情將君兒摟在懷裡,輕柔的吻著。君兒柔軟的身體開始扭動,莫長情將手臂緊了緊,抱起君兒就往床上滾去。
窗欞輕微的喀啦一聲打斷了莫長情的動作。
推開窗,只有一節竹子孤單的在風中搖晃著,随風響起的喀啦聲重重的敲擊莫長情的心。他拿起竹子就往外走,身上凌亂的衣飾襯著他的匆忙,在床上的君兒驚覺到他的離去,驚詫的問道
“怎麼要走了?”
“因為她找我。” 莫長情仍然往門口走。
“她是誰?”
“竹映雪。” 莫長情推開了門。
“竹映雪是誰? 她比我重要吗?” 君兒發起嗔来。
已經跨出門檻的莫長情回過身來,用一種不忍的口氣對君兒說 :”她不是誰,只不過是一個你永遠無法取代的女子。”
君兒的哭泣與咒罵喚不回莫長情的人。
回到了靜竹山莊,面前的景象讓莫長情大吃一驚。
還是一樣溫柔的風,把竹映雪的髮絲吹的像海草一般。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温柔的海濤也是這樣的吧?
“小莫, 我等你好久了…” 似水的柔媚聲音,這是莫長情從未見過的竹映雪。 竹映雪悠閑的翻動著眼前的烤肉,旁邊的柴火還煨着一個鍋子,不知道是湯還是酒。
“大姐…”.莫長情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竹映雪緊急召他回来,究竟是為了什么?
“到底怎麼回事? 山莊出事了吗?” 莫長情發現桌上只擺著兩個酒杯,兩副筷子。 難道竹映雪只是叫他回來吃烤肉?
“小莫, 你…”竹映雪幽幽的嘆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怨我突然的把你召回來呢? 也許還誤了你的良宵。可是小莫…長情…我在你心裡,就只是一個可以患難的大姐嗎? 我好不容易支開了山莊所有的人,長情…今晚, 你願不願意陪我?”
莫長情怔住了,這是他作夢也没有想過的事情。他對竹映雪一向是又敬又愛的友情。他該不該傷她的心呢? 竹映雪怎麼突然會這樣? 這是她嗎?
這是她嗎?
莫長情緩緩的走向竹映雪。他的步伐有點晕眩,竹映雪勇敢表白的行徑實在讓他措手不及吧?
竹映雪的眼神一亮。
燦爛奪目的閃亮。
像一把剛剛出鞘的刀映在月光下。
莫長情一把抓住竹映雪往身後甩,竹映雪惨叫一聲,已然中刀。
“好,不愧是莫長情,竟然讓你識破了。”使刀的是一名瘦削的男子,一旁的”竹映雪”蒼白著臉狠狠的啐道: “你這淫虫是怎么看出来的?”
莫長情不語,冷笑一聲, 轉身折了一根竹子便往男子刺去。男子卻不打算應戰, 只輕輕避了開。
“我在炭火裡早下了元渙散,你一來就中了招。 吸入之後不消一刻鐘你的真氣便不能集中,到時候要殺你就簡單了,何苦現在跟你拼命?” “竹映雪”得意的笑著。
莫長情一凛,沒想到自己中了毒。手中的竹枝再也不客氣,刷刷刷刷一連四刺往使刀男子的要害招呼, 男子哈哈大笑,連”竹映雪”都笑的開心。 没想到莫長情攻勢一轉,竹枝刺向”竹映雪”的胸膛。
解决了一個是一個。
惨呼以及怒吼讓莫長情的脚步又浮了浮,時間不多了,他能撑到最後嗎?
使刀男子逼近莫長情,莫長情再也站不穩了,敵人猙獰的微笑著,颓然倒地的莫長情閉上眼睛準備面對自己的死亡。
死亡来臨了。却不是在他身上。使刀的男子仆在地上,背后插着一柄劍,长劍刺穿他的胸膛,把他跟原本就倒在地上的竹映雪串在一起
“小莫,怎麼回事?” 来的是竹映雪,當然是正牌的。
莫長情有氣無力的把事情大概說了一遍。
“怪了,你怎麼知道那個人不是我? 她的易容術沒話說啊。” 竹映雪饒富興味的看著莫長情
“我覺得你除非腦子壞了才會愛上我,就是信任,信任我們之間的友情。”
竹映雪笑了起来,”這兩個人到底是誰?”
莫長情望著被長劍貫穿的兩人,聳聳肩說: “天曉得,反正現在他們不過是一份串燒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水懺
  • 花絮?串燒?請恕水懺愚昧,不知所云@@<br />
    <br />
    串燒是這篇即興小說的題目嗎?這倒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