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湖活動中我只被點過一次名字, 就是這一篇了.
命題很簡單: 殺人, 不過要很離奇的殺.
所以我就這樣殺了.
###############################################################################

“不行!! 去了就太沒面子了!!! 我們貪狼會怎麼可以跟君子盟談和?!” 吳難對著卜堯銘的臉孔大吼著, 記許唾沫星子噴在卜堯銘的臉上.
“别這樣啊吳哥…”一雙柔夷按在吳難的肩上, 把吳難的心都按的酥酥的. 北辰未央酥酥的说:” 我想, 老大有他的用意的.”
“就是就是, 桀桀桀… 停戰, 不代表講和. 没想到中原武林還真不好惹, 打了這麼幾場硬仗還是吃他們不下來. 奶奶的, 咱倒是折損了一些人手. 干脆唬弄一下那個君子盟, 等咱修養好了再把他们奸的奸殺的殺, 順便連靜竹山莊一起宰了!” 卜堯銘瞇著眼睛笑著, 順便擦掉留在脸上的唾沫.
“竹映雪這臭娘們還真不自量力, 以為她是什麼東西?! 要咱們全部到她那個鬼山莊去! 天曉得她會不會搞鬼, 我說老大,還是小心為上.”
卜堯銘想了想, 誰也不幫的靜竹山莊果然讓這場停戰協議暗藏不少變數. 會不會靜竹山莊突然跟君子盟结合對自己不利呢?
卜堯銘不安的望了司馬香爐一眼.
司馬香爐頂著油光閃亮的大肚子撇撇嘴說:” 放心吧老大, 道聽軒從沒聽過靜竹山莊與君子盟有任何結合的消息. 你不去我都想去, 我好久没見到我家那口子了, 真懷疑自己跟她還是不是夫妻哪... 竹映雪要是好心說不定願意給我倆一個小房間…”
卜堯銘一聽精神就來了. “好, 那香爐你跟我去!” 豪性大發的他忍不住振臂狂呼, 嗷嗚~~嗷嗚~~
輕歌就沒有這麼潇洒了. 自從貪狼會入侵中原以來, 武林白道已經不知道損失多少好漢. 身為武林白道的领袖, 輕歌肩上的擔子只會加重. 看著一場場血腥的殺戮, 他並不是貪生怕死之徒, 但是人總有厭倦的時候. 厭倦了殘殺, 厭倦了提心吊膽的日子, 厭倦了看著自己的好友死去…他一面慶幸有個喘息的機會, 一面擔心會不會靜竹山莊其實早就跟貪狼會結合要一舉殲滅自己? 想到經常留連在青樓的莫長情, 讓人摸不清底細的墨先生, 所以輕歌決定隻身前往, 並且把君子盟的大小事務都交代清楚. 萬一, 萬一有個萬一, 中原武林白道也不至於亂了分寸.
靜竹山莊仍是一片寂靜. 竹映雪跟卓問君在廚房的大鍋前裊裊的白煙中輕輕的說著話, 鍋裡的白湯沸騰著, 湯面上漂浮著記許褐白相間的小塊.
“成了成了! “卓問君開心的叫著: “大家來看啊, 我們成功了!”
流蘇跟任平生一前一后的閃進了廚房, 比較晚到的司雨蝶纖腰一扭, 也讓自己在鍋邊占了個位子. “就是這個?看起來不大好吃.” 任平生只睨了一眼就無趣的離開廚房.
竹映雪並不理會任平生的冷淡, 逕自問流蘇: “小莫跟小君呢? 怎麼不過來来看看?”
“大姐, 客人都快到了, 小莫跟小君正在山莊門口準備迎接呢. 我也去照看一下, 不要出問題才好.”
“有什麼問題!?” 卜堯銘气沖沖的問莫長情: “你們山莊的什麼爛規矩? 不准老子帶兵器進去? 要是你們坑人 ,老子就這樣任憑宰割?”
“這次貪狼會跟君子盟的聚會是以談和为主, 不只貪狼會的不許攜帶兵刃, 君子盟跟靜竹山莊的也不可以, 還請閣下配合.” 莫長情一向擅于舞文弄墨, 這樣一席話讓卜堯銘這頭惡狼也只好訕訕的閉嘴, 交出兵器.
“相公, 我不會害你的, 兵器給我吧”. 卓問君扯了扯司馬香爐的衣角. “還說我是你相公? 多久沒来跟我見面了? 我看你不要待在靜竹這個陰陽怪氣的地方, 來貪狼會陪我吧.” 司馬香爐涎著臉, 凑近卓問君的粉頰.
“不要!” 卓問君飛快的將司馬香爐身上裡裡外外上上下下摸了遍. “好啦, 沒有攜帶兵器, 放你進山莊.”
卜堯銘看見輕歌的身影出現, 只冷冷的哼了一聲, 就拉著司馬香爐離開. 可憐司馬香爐的眼光還黏在卓問君身上, 都已經走的老遠了還把眼睛瞪的大大的.
輕歌就沒有卜堯銘這樣不好交涉, 問明了規矩后就把兵器交給莫長情. 他有點後悔只自己一個人前来, 雖然武功高强畢竟寡不敵眾. “來都來了, 現在臨陣脱逃只會招人笑話.” 輕歌望著全無異狀的靜竹山莊, 心裡只突突的跳著. 武林人士最講究兆頭, 矗立在竹林的靜竹山莊是那樣的幽靜, 陽光疏疏落落的透過竹葉灑在地上, 跟輕歌此刻的心情一般的明暗交錯.
滿面笑容的司雨蝶讓輕歌幾乎忘了這場聚會極可能是場生死之爭. 如果不是掃到卜堯銘憎惡的眼神, 輕歌真的會以為自己是單純来靜竹山莊作客的. 竹映雪拍了拍手 一陣香飄進了大廳. 幾個穿著翠綠色衣服的丫環替每個人送上一盅湯, 淺褐色的湯汁裡浮著幾段或褐或白的小圓柱體.
“這是靜竹山莊為了迎接各位稀客特製的竹輪, 請各位品嘗. 為了這場停戰協議能夠順利進行, 靜竹山莊將只有我出面”. 竹映雪盈盈的笑著.
“我怎麼知道這個有沒有毒?” 卜堯銘害人害慣了, 他覺得自己絕對不會放過這樣一個下毒的好機會, 自然認為大家也會動歪腦筋.
竹映雪一聽, 立刻跟司馬香爐說:” 要不要我讓小君跟你同吃一碗? 要是有毒的話大家一起死, 我總不會害了自己的姊妹.”
“卓問君這娘們當然可以先服下解藥!” 卜堯銘仍然一肚子壞水.
“今天來停戰協議憑的就是誠意. 連年的打打殺殺讓大家都傷了元氣, 我相信竹莊主不會弄這樣的歪脑筋”. 輕歌朗朗的聲音傳出來, 竹映雪不禁暗自佩服輕歌坦蕩蕩的心胸.
“啊! 我忘了拿醬料, 請各位稍待”. 竹映雪人影一閃, 大聽只剩下卜堯銘, 司馬香爐以及輕歌三人.
“吃就吃! 誰怕誰! 還等什麼鬼醬料!” 卜堯銘跟司馬香爐馬上一口把竹輪吞下. 輕歌也一仰頭, 連湯帶竹輪的送進嘴裡.
不過電光火石的剎那.
卜堯銘霍的站起身.
他的雙手摀著自己的脖子, 睜大了眼睛.
他連嘴巴都張大了, 可是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扭曲的面孔顯示出他正承受著極大的痛楚, 他瘋狂的抓著司馬香爐.
這一連串動作讓司馬香爐吃了一驚, 他嘴裡才吐出”老大”两個字, 就莫名的重複卜堯銘的動作: 摀著自己的脖子, 睜大眼睛, 睜大說不出話的嘴… 他也想抓住什麼卻被卜堯銘拖住, 两人倒在地上.
目睹一切的輕歌憤怒至極, 想想到靜竹山莊真的下了毒, 想把貪狼會與君子盟一起殲滅. 他後悔自己輕信靜竹山莊的名聲, 他忘了貪狼會與君子盟連年的征戰其實不過只是讓靜竹山莊漁翁得利而已. 他勉力想把往喉嚨裡滑落的竹輪吐出, 但他忘了他嘴裡還有湯汁, 喉嚨裡一股堵塞感, 他无奈的重複卜堯銘與司馬香爐的動作: 摀著自己的脖子…
竹映雪拿著醬料回到大廳, 看見滿地的屍體, 驚岔莫名的叫人來.
“怎麼可能?! 出了什麼事情啊?” 竹映雪沒有辦法相信短短的時間内貪狼會與君子盟就拼個同歸於盡.
任平生看了屍體後, 冷冷的說: “噎死的, 全都是噎死的. 吃那麼急幹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水懺
  • 看到這才知道下一篇花絮的意思...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