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常在某個論壇鬼混,該論壇舉辦了一場比賽,主辦人擬定了一個武俠背景,將所有的參賽者分成三家,每一週出一個主題並且點將,被點到名字的人就要在限定的時間中根據主題寫文。
這個武俠世界其實很簡單,只有三個門派
貪狼會 西域來的黑道欲吞併中原武林
君子盟 中原武林白道代表
靜竹山莊 行事亦正亦邪,對於兩大門派的爭鬥一向兩不相幫
很值得紀念的日子,所以把當時的文章也發過來。首先當然先介紹自己的門派:靜竹山莊。

很多人喜歡把人分成簡單的两纇:好人以及壞人。這樣的人通常可以活的很輕鬆,因為他們連帶的可以將事情分成黑白两面:官兵是好人,强盗是壞人;努力工作是好事,偷懒怠惰是壞事…人生就該這樣簡簡單單,并且努力的做好人作好事,碰上壞人壞事的話,有能力的就吐口口水鄙視之,没能力的就諄諄告誡家裡的孩子:” 歹路不可行啊!”
竹映雪本来也是這樣簡簡單單快快樂樂的活著,直到八歲時她看到好官兵為了做好事收税把好農夫王大伯狠狠的推倒在地上死命的踢拼命的揍,她覺得很奇怪,怎麼這些好人好事放在一起,看起来就這麼揪心呢?
“小孩子不要問那麼多,乖乖的聽话,做你該做的事情就好了。”這是大人們给她的回答。
可是什麼又是自己該做的事情呢?竹映雪不敢問,既然沒有答案,只好自己把答案找出来。
她開始學輕功,因為這樣至少可以逃命,後来她發現只会逃命還不够,因为總會有人跑的比她快。所以她開始練劍,她就這樣一边練,一邊找答案,到底什麼是該做的事情?直到有一天她阻止了一場搶劫,搶錢的說若不是自己家裡老小都快餓死了也不會铤而走險,被搶的人哭哭啼啼的求竹映雪救命,因為再不將這些錢拿去買藥,他的老母親就要病死了。竹映雪只好拿了一些钱给搶匪让他去買东西吃。雖然做了好事但她卻一點也不開心,因為她明白注定找不到自己苦尋已久的答案,就这麼一怒之下,躲進深山竹林裡,創了靜竹山莊。
一開始她是孤單的,因為人們為名為利或是單純的為了填飽肚子,大概都不會跟她一樣的想法,竹映雪也從没想過要光大自己的門派。干嘛呢?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 還不如自己一個人過的開開心心逍遥自在。更何况,道不同不相為謀,你若不是跟我同一個想法,我何必花言巧語費盡心機讓你加盟?
任平生卻很欣賞竹映雪的作風,他曾經是江湖上叱咋風雲的人物,但是看著好友至交們常常为了許多莫名的原因喪命,雖然許多人因此留個俠名,但那又如何? 俠名又不能當飯吃!人生在世,為什麼不自由自在的過日子? 所以他敲了敲靜竹山莊的門,希望能在莊裡平安渡過餘生。
出乎意料的,竹映雪並不是想像中的那样不近人情,靜竹山莊也不如传说中的冷清: 流蘇,司雨蝶,墨先生以及許多不知名的江湖人士,早就在他之前成了靜竹山莊的一份子。任平生在驚訝之余,想請竹映雪为自己引介引介。
“我都不清楚他们的底細了,怎麼替你引介?”竹映雪笑的很開心,彷佛她這個莊主本来就不應該知道莊裡住了些什麼人。
“難道你不怕有人存心来搗亂吗?江湖上傳聞,靜竹山莊神秘莫測,黑白兩道都想拉攏這份勢力。同樣的,黑白兩道都對靜竹山莊心存忌憚,害怕哪天成了自己的對頭。 所以拉攏不成,就想除之後快,你們就一點提防都沒有?”
“來呀! 吃飽了撑著想来搗蛋的人我們也不是沒見過。”司雨蝶慢條斯理的回答。 “只不過这些人可没有一個能活著走出靜竹山莊!”司雨蝶特别白皙的肌膚以及深邃的眼窝暗示了她的異族血統,這樣美麗的女子卻有著乖舛的命運。也許是嫉妒, 女人叫她雜種;也許是得不到之後的報復心理,男人叫她野婊子。所以她養成了我行我素的孤傲個性。只有在靜竹山莊,没有人介意血統這個東西,她可以跟所有人一樣開心的過日子。
“我從來不過問莊裡人的過去,有必要嗎? 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為什么要讓過去來约束自己? 来莊裡,只要你是誠心的,我都可以保證讓你過的高高興興。
所以道聽軒的老板娘卓問君也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她在道聽軒裡什麼樣的事情沒見過沒聽過?偏偏選了靜竹山莊,你以為是为了什麼?”竹映雪瞄了一眼任平生,似笑非笑,似問非問。
“所以,就像流蘇吧,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的過去,我也允許墨先生成天帶著面具,莫長情爱去青樓我也由著他…”
任平生過了一段日子才知道,率性,是靜竹山莊裡唯一的規矩。强大的實力讓他們可以誰的帳都不買,他們的行事也沒有正邪之分,只要覺得該做的,他們就會做。所以他們不是亦正亦邪,正邪本是人心所定義的,靜竹山莊偏就不吃這一套,他們更不會在意世人的眼光。人,本来就該為自己而活。他們不拘泥于世俗,不参與任何爭鬥,海闊天空的生活著,才是真正把握人生的態度啊!
所以儘管中原武林因為貪狼會的入侵而變的岌岌可危,儘管君子盟大声呼籲中原武林人士團結起来抵抗”異族”入侵,靜竹山莊仍然過著消遙日子。但是小心,誰要是惹火了他們,那麼普天之下將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