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端着熱湯從厨房裡走出来时就看見丈夫正在穿鞋.
“我要出去了, 有點事情. 你们先吃飯, 不用等我.”
秀秀還来不及出聲询問丈夫究竟要去哪裡, 門口已经傳来引擎發動的聲音.

“妈, 吃飯了”. 秀秀唤道.
“你們先吃, 我還不餓”. 母親笑瞇瞇的回答後就走進厨房拿出抹布来擦拭家具, 勤奮而蒼老的背影讓秀秀覺得分外刺眼.
“媽, 家事明天再做就可以了, 哪有人晚上在擦东西的? 先吃飯啦!”
“就叫你们先吃了不是嗎? 不用等我了, 去去去, 我不餓… 等我把這些事情做完就去吃飯”. 母親仍然面帶微笑, 大力的将秀秀推往飯桌. 这样粗鲁的動作与她臉上看起来幾乎虔誠的微笑, 又扎了一下秀秀的心.
“媽我今晚跟Peter出去吃飯”. 女兒報備的時候人已经在穿鞋了, 秀秀只看到她的背影, 感覺說話的是那一頭長髮.
“下回可以請Peter来家里吃飯啊!” 秀秀很想見見女兒的新男友, 聽說美國的男孩子要约女朋友一定要到女生家裡来接的, 讓女孩的爸媽先看過才能约會. 如果这裡也這樣就好囉! 女兒跟誰出去自己也不清楚, 真是.
女兒停下了穿鞋的動作, 偏著頭看秀秀, 不可置信又轻蔑的說 :”媽, 誰還敢帶男朋友回家吃飯啊?” 說完瞄了一眼仍在擦拭家具的老人, 就頭也不回的出去.
秀秀僵在那里, 看着女兒甩動的長髮消失在門後.
客廳裡里的母親把刚刚擦过的茶几又仔细抹了一遍. 她也想起那一段难堪的過去. 母親永遠不肯跟大家一起吃飯, 非要等其它人吃飽後才肯上桌. 她永遠有她的理由, 不餓, 還有事情要做. ..剛开始大家就一起堅持著, 到了九點多都没人動筷子. 吃飯變成一種罪過, 老的還没吃小的不敢吃, 可是小的不先吃老的不肯吃…原本全家開開心心一起吃晚飯的畫面变成了角力場, 拼斗著全家人的耐力…
秀秀想起来了, 後来是女兒年輕發横, 第一個上桌吃飯, 吃完后啪的一聲放下碗筷, 像是执行完任務後僥倖生存下来的敢死隊隊員. 有了打前锋的女兒, 秀秀跟丈夫感覺上就吃的安心的多. 秀秀永遠記得最後上桌的母親帶著幸福得意又满足的微笑.
從没看過那麼令人作嘔的笑.
秀秀回想到女兒帶男朋友回家吃飯的那一天. 她準備了满桌的菜, 臨开飯時母親竟然還是不肯上桌! 家裡有客人啊!!秀秀仍然記得母親是如何將那个可憐的年輕人推上飯桌, 然後自己躲到厨房刷鍋子, 還一邊得意的大喊:” 你先吃, 不用客氣, 在家裡都是這樣的, 他們吃完我才吃…”
秀秀忘不了那個年輕男子鄙夷的眼光, 忘不了女兒满眶羞辱的淚水.
回頭看见满桌的飯菜, 真想一股脑的全掃到地下. 搞什么鬼? 一個個都不肯上桌吃飯, 自己为什要要在厨房裡忙成一團哪! 秀秀突然覺得委屈, 盛了滿滿的一碗白飯, 就著豐盛又空蕩的飯桌, 發狠的吃起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