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結婚了,周遭一片恭喜聲。      

 

新郎是多麼好的人選啊!忠厚老實,工作穩定薪水不凡,而且對她無微不至,一看就知道會疼太太。

 

"籠面上的喔!"她的媽媽逢人就這樣說自己的女婿。

 

她低頭不語,任憑那些婆媽們起鬨笑鬧,說她好命什麼的。她也只是抿嘴笑,大家看她那付嬌羞樣,也就放過了她。

 

"結婚很煩喔?!當初我結婚的時候差點沒被那些長輩煩死,完全沒辦法有自己的意見啊!受不了,到底是誰要結婚?!"她的死黨一聽到她要結婚就忙不迭的抱怨當年自己的婚禮有多老土,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那樣,差點沒跟家裡翻臉,到現在想起那場婚禮都還好嘔。

 

"不會啊,"她淡淡的說,"結婚這種事情就是讓長輩扮家家酒嘛,反正就這麼一天,重點是嫁的那個人啊,不是那場婚禮"

 

"算妳看得開",死黨說。

 

男方那邊對婚禮倒是沒什麼意見,因為新郎說了,只要新娘高興就好。所以最樂的是新娘的媽媽,女兒不管事,婆家也不管事,全部由得自己大玩特玩!場地菜色音樂布景娛興節目,她想起自己結婚時也是一點主意都出不了,沒想到現在都快六十歲了竟有機會真正來籌備一個自己夢幻中的婚禮,到最後主婚人都以為是自己要結婚了。

 

轟轟鬧鬧的婚禮結束了。她換下禮服,卸了妝,拆了包頭,臉上還殘著些許的金粉,今晚怕是洗不掉的了。

 

他把她摟進懷裡,熱情的吻著,愛撫著。今晚是洞房花燭夜哪。

 

她傷心的幾乎窒息。她可以感覺到男人略帶鬍渣的臉在自己身上游走,心裡想的卻是另一個身影。

 

她的皮膚好細,她的唇好軟,她的手指好靈巧

 

可是她從來沒有勇氣跟家裡坦白,她過了三十歲還不嫁並不是找不到好男人,是她根本不想要跟男人過日子。最後,心愛的她也對這段永遠不可能被祝福的愛情絕望了,她離開了她,走得好決絕,一聲不響,從此不通信息。

 

她知道她還會再愛,還會再傷害下一個愛她的她,她自己也會受傷。她不能這樣,家裡也逼得緊了。

 

所以她答應相親,然後嫁給第一個相親的對象。反正有什麼差別?都是男人。能早點嫁就嫁了省得麻煩。

 

她的丈夫有點性急,想也是,他當然沒想到自己能娶到這樣一位美嬌娘,今晚當然是要好好表現一番。

 

還真是太急了,他有點弄疼了她。

 

這一點痛楚卻讓她回了神。她開始回應丈夫,扭動,嬌喘,說著電影裡面經常出現的台詞。

 

從現在開始,她要稱職的扮演好一個太太的角色。

 

她當然不在乎婚禮的一切。因為這場婚禮,從來就不是為她舉行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