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現在自己還是無法想像一個在馬來西亞的十六歲男孩對中國文化的熱愛,他會用什麼眼光來看這個應該是熟悉卻又陌生的語言、文字、以及她的一切?男孩對中國的瞭解是否也是我們所認識的那個中國?但無論如何,他是愛著中國的,愛到可以為了她,放棄了另外一個她—那個不懂中國的迷人女孩。
 

該是誰拒絕了誰呢?女孩並沒有拒絕男孩的愛情,至少文章裏沒有說出來。但是女孩拒絕了男孩心中最愛的中國後,男孩也選擇了拒絕這份愛情。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是的,就是這一種淡逸;
“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是的,正是一種悲涼;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是了是了,正是這種刻心銘骨的淒淒。



是的,意境。中國詩跟外國詩一樣講語言的運用,講究聲韻的美,講究詩體的結構,但是外國詩卻不見得會講究中國詩的意境。所以翻譯中國古典詩詞成外文是困難的,如果沒有仔細的解說,很難讓外國人瞭解一棵松樹以及一輪明月究竟美在哪里。


文中的女孩也不懂,所以男孩離開了。


一路上,能洞悉我孤寂的心靈的正是那些霎眼的滿天星光。


夜有千眼,這是外國人的詩句。而我還是喜歡“空山松子落,幽人應未眠”的悠遠。不用寫夜,但字裏行間卻滿滿是夜的幽靜。


滿天的星光陪著男孩回家的路,那段路想必很長吧。所以男孩的思緒飛揚著,一個不小心,我幾乎就跟不上他迭宕的思潮。


記得那一些藍色臺燈的暖意嗎?那時你至少還有一個可談的哥哥。記得長輩們嚴肅地對你說的話嗎?你以為已懂得很多嗎?其實你還稚嫩的很,你知道什麼是奮鬥,什麼是生活?



一連串慷慨激昂的話其實是少年的自言自語啊。他已經忘記了失去愛情的難受,因為他的生活裏還有更多的挑戰等著他去面對著。他是進取的,即便有著長輩的阻撓,他仍然要去探索要去冒險。生活裏的苦澀也不能打壓少年對生命的熱情。那杯不加糖的黑咖啡,那份連歎息都不願的倦,讓讀文的人也忍不住輕聲一歎。夕陽,黑夜……漫天的失落感襲來,幾乎看不見光明。


只是話鋒一轉,所有的困苦其實象徵著生命的考驗。他不是個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慘綠少年。給我小刀,給我繩索,給我一柄棍。他還是充滿鬥志的往前走,甚至要去挑戰一個未知的陌生領域。愛情在少年的生命裏缺席,但是友情填補了她的位置。一些看來蠢傻的舉動印證了少年人之間純真的友情,他們放肆的笑,開懷的笑,為了小小的事情而笑。為什麼不笑呢?生命是美好的呀。


我又看見了星光。星光照耀著少年與友人回家的路上,山下的燈火與漫天的星光對映著,即便是黑夜也顯得閃耀了起來。如果黑夜代表的是痛苦,那麼星光與燈火代表的就是希望,就是對生命的熱忱。


我喜歡少年與友人分別的那一段描寫。友人的離去讓夜一下子變得深沉,星光與燈火似乎一下子熄滅了,在友人道別的瞬間,我只看到一個深邃的夜。剩下四個人的腳步聲襯托了夜的寂靜,等到另外兩個人也走了以後,少年與友人的腳步聲變得沉重,想必他們的心情也是如此吧?寒風吹來,少年的心冷不冷?我喜歡這一段的落寞,燈光的消失讓我想到寂寞,聲音的轉變讓這段簡短的描寫似乎成了一篇樂章。如果我是作曲家,我會這麼譜著: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打、打、打、打……靜……叮。


最後剩下什麼的?自己的身影陪著自己。天上閃耀的北極星映著少年的孤影,時間,幾乎停了下來。


幾點零星的燈火點醒了少年,不要沉醉在傷感裏了,不如學習辛稼軒氣吞萬里如虎的豪壯。文章開頭提及的少女不懂少年的心又如何?白衣,少年心中的夢,他在心裏一直盼望著白衣的出現,期待那襲懂他的白衣。


到家了,一場千回百轉的路似乎到了終點。滿天的星光仍然陪著少年,在少年進屋前他與星光道別。今夜,他必須沉澱,他必須忘記一些事情也必須重拾一些事情……


十六歲,十六歲的我們也許也正戀愛著,可是除了愛情我們還有沒有其他?今夜,我決定要在星光下走一段長長的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