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我是你的誰?她問他。

她十七歲,正準備考大學。他二十歲,大學生活已經過了一半。

他輕笑:妳這什麼問題,真是"

那就回答我啊",她堅持著。他很驚訝她臉上秀麗柔和的五官竟然可以組合出這麼堅毅的表情。

他掠了掠她前額的髮,回答:我真的希望妳能先好好考試,但是妳一定要記住,我隨時都會惦記著妳"

她真的就乖乖念書,偶爾真的倦極煩極的時候,就會想起他的手指掠過自己頭髮的觸感,酥酥的,麻麻的,癢癢的。

她也會想起他的笑。他的左邊臉頰有一個梨渦。

放榜了,她跟他一樣到北部唸書。她這樣的女孩當然不乏追求者,但是她困惑,為什麼他沒有任何表示?

你覺得,我是你的誰?她又問他。

………… "這次他沒有回答,只看著他。

不想說?不敢說?不知道怎麼說?

女孩的自尊讓她沒辦法再追問下去,她轉身就走。

當晚一個男孩問她要不要一起吃晚餐,她在他面前泣不成聲,而他,只是默默的聽著她說著,幫她擦乾眼淚。

末了,她向他道歉,不應該這樣失態的。

他不懂得珍惜妳,我會。"男孩只這樣回答。

自然的,她成了男孩的女友。然後兩人就跟那些沒修成正果的情侶一樣,熱戀,吵架,分手。

而這之間,她與他從來沒有斷了聯絡,甚至當她與男友分手時,也是他安慰她的。

他與她,就一直維持著這樣的關係。比普通朋友親密一點,離情人的距離還很遙遠。他們什麼都能聊,學業,興趣,對未來的規畫,甚至男女關係。

你們男生不要老是想要撐很久好不好?撐不下就不要撐了啊!在那邊死拖活拉的,是逼著我們女生開始記帳還是修指甲?"

坐在對面的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咕嚕一聲嚥了好大一口口水。

喂,你以為我還是十七歲的小女生喔?"她笑著戳了一下他的太陽穴。

他只笑了笑。剛退伍的他頭髮還很短,初入社會的她則穿著合身的洋裝。兩人面對面坐著,看起來竟是她比較成熟一些。

他們真的都長大了,聊天的地方從學校附近的複合式餐飲店換到寬敞明亮的咖啡廳,再後來,會去一家小小的酒吧,他總是先到,然後幫她點一杯Daiquiri,然後兩人併肩坐在吧台,慢慢的聊到深夜。

這時候,她已經三十歲了。

她還單身,他也是。她有點累,十幾年來她從來不曉得他把自己當成他的誰。三十歲了,她不想再等。約了他在酒吧見面,該講的話今晚一定要講清楚。

他沒想到她會提早到。

到底能不能告訴我,你把我當成你的誰?"一杯Daiquiri還沒喝完她就問他。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呼出來。

這一次她不打算放棄,都幾歲的人了,還沒有辦法說出自己的想法嗎?

這樣吧,"她遞給他一張紙跟一隻筆,說不出來就用寫的。我們認識這麼久,從一開始我就想知道自己在你心中的定位,可是你從來就不告訴我!

她頓了頓,一口氣喝光了杯中的酒,稍微欠身朝向他,遞給他一張摺起的紙條,繼續說:這是我想對你說的話。我對你誠實,希望你也是。如果我們互相把對方放在相同的位置,那是最好不過。如果有一方放的感覺,或是感情,比另一方多,那會很糗,超糗的,我知道。可是我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答應我,對我誠實。不要怕傷害我而對我說好聽的話,不要怕出糗,故意表現出不在乎的樣子。這一次,對我誠實,好嗎?"

他點點頭,寫好了紙條,摺起來,遞給她。

拿了紙條後她轉身就走,叫了車,直奔家門。

才下了車,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打開了紙條,就著昏暗的路燈讀著。

讀罷,她咬著下唇,瞪大眼睛,深呼吸,把頭微微向後仰,不讓眼淚掉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urorelu 的頭像
aurorelu

萊茵河畔

aurore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